<listing id="r7xxj"><sub id="r7xxj"><progress id="r7xxj"></progress></sub></listing>

<listing id="r7xxj"><em id="r7xxj"></em></listing>
<track id="r7xxj"><th id="r7xxj"><strike id="r7xxj"></strike></th></track>

<form id="r7xxj"><sub id="r7xxj"></sub></form>

      <track id="r7xxj"></track>
      <sub id="r7xxj"><dfn id="r7xxj"><ins id="r7xxj"></ins></dfn></sub><ruby id="r7xxj"><progress id="r7xxj"><em id="r7xxj"></em></progress></ruby>
      <font id="r7xxj"><meter id="r7xxj"><cite id="r7xxj"></cite></meter></font>

          <cite id="r7xxj"><sub id="r7xxj"><b id="r7xxj"></b></sub></cite>
          <ins id="r7xxj"></ins>

            <ruby id="r7xxj"><dfn id="r7xxj"><em id="r7xxj"></em></dfn></ruby>

            集團客服電話:057187621583 登錄|注冊

            新聞中心

            057187621583
            您現在的位置 : 主頁>新聞中心>行業新聞> 行業新聞

            “洋私募”的市場考題

            導讀:這些所謂的頂級機構,能在中國市場復制它們在海外的成功嗎?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外資入場,“誰能勝出”幾乎必定是最熱鬧的話題。

            并不是所有人都認為,有品牌、更專業的外資私募更有競爭力。質疑不只來自外部,即使像安盛集團(AXA)這樣的資管巨頭也認為,外資企業很難與本地企業競爭。

            競爭還是其次。另一個更常被提及的話題是,外資們“是來抄底的么”?這背后是對外資私募進入中國市場的目的、投資策略的疑惑。

            潛在投資人的挑戰則更加直接:這些所謂的頂級機構,能在中國市場復制它們在海外的成功嗎?這個疑問基于眼下市場的持續波動而產生。

            如果開局不利,外資私募在中國又怎么能真正打開局面?對于這些問題,外資私募們也在反復考量。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時機如何?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看上去,現階段的資本市場似乎算不上“特別理想”。

            此前已經有消息傳出,貝萊德和富達在中國的首只私募股票投資基金,雖然跑贏了大盤,但仍處于虧損狀態。沒有一炮而紅,市場顯然有些許失望。

            “我們更關注長期投資回報。”富達國際中國區董事總經理李少杰說,作為堅定的長期投資者,在投資策略上并不會過分受到短期市場表現和波動的影響。相對于公募基金,富達的私募屬性,更有利于“對具有戰略重要性的領域和市場進行長期而持續的投入”。

            這幾乎是外資機構的共同表態,即短期內的市場波動不會影響其長線規劃和布局。

            “所有的市場都會起起伏伏,并不是中國市場才有。”安中投資董事總經理Stefano Chao說,市場和宏觀經濟都有周期性,對于在全球范圍內都有投資業務的機構而言,這是最熟悉不過的事情。不同的市場,每年也都會有自己的問題和困難。

            “中國股市的波動、回調,這也不是第一次。”瑞銀資產管理(上海)有限公司總經理陳章龍說,“對于現狀,我們沒有那么悲觀。”在他看來,相對于以往的歷次調整,眼下的市場狀況并沒有那么糟糕。

            最重要的是,調整也意味著機會。市場回調之后,外資機構普遍認為A股更有吸引力了。從整體上看,市場整體估值并不貴。對于其中的優質公司,反而有機會逢低吸納。

            這其中當然也有考驗:如何在現有的市場行情下平滑風險?如何管理好投資節奏?如何盡可能爭取好回報?對外資私募來說,這并非都是壞事,至少是其“展示專業性、堅持和經驗”的好時機。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抄底進行時?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如果說時機并不壞,那么第二個疑問來了,外資私募是來“抄底”的么?

            有數據顯示,市場調整之下,外資反而在積極買入。今年以來,滬股通、深股通北向資金的凈流入量不斷創新高。8月9日凈流入52.15億元,是當時的新高。但到11月2日,北向資金的單日凈流入額達到了174億元,是之前新高的三倍多。在一些個股上,海外投資人的持股比例已經較高。

            對于“抄底”一說,外資們表現得不無“委屈”:在市場低潮時還有人愿意買入,這不是對中國市場最大的認可么?對于其他投資者而言,他們的存在不也能起到安撫作用么?

            外資的加速流入,很大程度上得益于中國股票資產融入全球市場的探索。今年6月,A股正式納入MSCI指數體系,央行又宣布取消QFII、RQFII資金的流出限制。

            在具體投資行為上,“我們更關注基本面。”李少杰說,只有上市公司在基本面符合他們的投資要求時,才會成為他們的投資標的。相對于10年前,中國現在值得長期投資的公司數量已經大量增加。

            “什么時候買入?這確實要看價位。”陳章龍說,只是市場回調的時候更容易以合理價位買入,但對象依然是優質上市公司。與所謂“奔著底”的說法不同,外資機構們自認為更注重“紀律性”,這種時候反而要防止過分沖動。對于資質欠佳的公司,“再低的價格也不能買。”

            比起是否“抄底”,更有價值的問題或許是為何外資能在低價時買到好公司。“一個投資行為,背后往往是長期的關注和研究。”陳章龍說,中國一些投資者因為擔心短期內市場的表現而把優質資產賣掉,這是非??上У?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為什么是股市?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對于外資機構“抄底”的質疑,一定程度上是因為洋私募們入華的第一個產品,大多選擇了股票基金。

            但在外資私募看來,這是海外市場的通行做法。“私募基金更適合資產類別中的高風險品種。”Stefano Chao說。而相對于同樣高風險的股權類投資,A股投資的流動性更好。更現實的原因,則是股票是中國投資人最熟悉、最關注的投資品種,基金募集和投資都相對容易。

            股市也是外資機構最有積累的一個領域。從2002年QFII制度推出開始,外資投資中國A股已經有16年的歷史。以瑞銀為例,截至2018年5月,瑞銀資管旗下中國股票策略的資產規模合計超過120億美元。

            盡管如此,多數外資機構表示,股市只是其重要切入口,未來方向一定是多元化。比如Stefano Chao特別提到,安中是離岸的中國固定收益市場的先行者。

            李少杰也表示,自去年1月獲得PFM資格至今,富達國際在中國已經發行了三只產品,覆蓋固定收益和權益類基金。

            瑞銀同樣已經在這么做了,在推出一只股票基金后,瑞銀連續推出了兩只債券基金。

            其他機構也各有自己的興趣,比如元盛創始人、首席執行官大衛·哈丁就表示,在股票市場外,也期望在中國的期貨市場發展業務。

            具體的進度,既與每家的擅長有關,也與在華業務能力的建設、市場環境的變化乃至監管的要求都息息相關。“我們在中國的業務發展,包括未來的產品開發和布局,都遵循Building Block的方式。”李少杰說,開發產品要基于核心能力的依次建立。

            但在目前,投資于股市的外資私募依然吸引了最多的關注。曾經有投資人在路演現場發問:作為全球性的頂級機構,投資中國A股時能有更好的表現嗎?畢竟中國股市與全球成熟市場之間還是有一定差異。這直接關乎投資人的收益,也關乎外資私募們在中國能否旗開得勝。

            對于這一問題,一些外資機構回應,他們不是第一天投資中國,而是多年來透過不同的投資計劃,在中國在岸和離岸投資方面都有不錯的投資業績。

            過去的事實表明,即便是后來者橋水,也是早在2011年就設立了北京辦事處,在中國有較長期的業務發展歷史,而且對中國市場的研究超過30年。

            當然,這些積累能否在中國市場轉化為“競爭優勢”,依然有待驗證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“狼”來了?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面對密集到來的外資私募,一位本土私募基金的操盤手顯得很淡定,“我們做好自己的事就好。”

            一部分本土機構對外資機構競爭的擔憂,主要集中在對高凈值客戶的搶奪和私募研究團隊的流失方面。上海一家大型私募機構人士說,從長遠看,外資的品牌和專業性確實會給本土機構帶來壓力。

            但市場主流觀點認為,這并不意味著本土機構一定會輸,因為其對境內資本市場更為熟悉?;鹧芯繉<彝跞汉揭訯DII早期發展經歷為例,那些起用了外方投資顧問的公募基金,表現還不如本土團隊。

            近年中國私募基金在機構化、生態圈建設乃至國際化上,都有長足發展。比如景林資產旗下的金色中國基金曾經登上彭博財經2009年亞洲最大對沖基金的榜單,e淡水泉等也已經在發行投資海外股票的私募基金產品。

            更根本的原因在于,市場遠沒到“紅海”的狀態。“中國私募投資市場的容量足夠大,不同類型的投資者在其中都能有足夠的發展空間。”Stefano Chao說,中國的投資人對多元化產品有很高的需求和接受度。市場的反應也印證了這一點,拿到PFM牌照的外資機構們,都在很短時間內就完成了基金的募集。

            也因此,市場具備充分差異化發展的空間。相對于直面競爭,外資私募追求的第一步是避免同質化,這是更為迎合市場需求的策略。德邦證券在年度私募基金報告中提到,產品同質化、投研能力不足是本土私募投資基金的短板。很多私募產品都是復制別人的策略,導致同樣的投資策略市場上往往有幾十個產品。

            這恰恰給外資私募們提供了機會。“在成熟市場上,不同機構有不同的擅長。”陳章龍說,每家在資產類別、產品策略甚至投資風格上都會有所區隔。

            甚至每家對“價值投資”的理解也不盡相同,這種多樣性被認為是中國投資者所需要的。隨著中國資本市場與全球的聯系越來越緊密,“有全球視野的獨立判斷會益發有價值。”Stefano Chao說。

            “我們相信,中國的資管行業正迎來一個百花齊放的新時期。”李少杰說。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真正的挑戰在哪里?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相對于競爭,外資私募有更現實的問題。

            比如如何盡可能地觸達客戶。“這是我們最大的挑戰之一。”Stefano Chao說,中國太大了,很難實現全國性的覆蓋。這對他們接觸潛在投資者和合作伙伴造成了困擾。

            拓寬渠道,不僅是安中資本的當務之急,即使瑞銀這類已在中國深耕多年的外資機構,也需要持續投入。在自有的瑞銀財富之外,他們還希望今年內能開拓十個新渠道。這不僅是為了發行新產品,也是了解需求、開發新投資能力的基礎。

            如果沒有足夠的用戶基數,就談不上篩選出“合格”的投資人。中國私募市場的投資人,往往既追求高收益率又追求高流動性,這種現狀在短期內很難改變。“因此對合格投資人的篩選非常重要。”陳章龍說,高收益和高風險是對等的,產品募集要找到能接受這種觀念的投資人,而且數量還不能突破200名的上限,這是一個相當有考驗的工作。

            更大的挑戰還在于要讓投資人接受外資機構的投資紀律和投資理念。比如“在不同市場環境下都要有自己的堅持”,“在不好的市場環境下單純看回撤是很片面的”,“收益并不能全部反映一家機構的投資哲學”,以上這些觀點多大程度上能被中國投資人接受?

            在此基礎上,外資機構才有可能輸出“資產配置”的理念。但現狀是大部分路演中經常被問到的問題依然是:為什么要配置A股?哪只股票更值得買入?這種時候,所謂的優秀策略、資產配置能力全然沒有用武之地。

            “市場教育和投資后的引導,外資機構要和渠道一起努力。”陳章龍說,這無疑將是一件長遠的事情。